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上海證券報】上市5年凈賺228億元 陜西煤業“華麗轉身”
發布時間:2019-04-24     作者:佚名   點擊量:212   分享到:

image.png

【價值引領投資系列報道】上市5年凈賺228億元 陜西煤業“華麗轉身”

陜西煤業2014年上市后,快速跳出“挖煤賠本,賣煤折價”的窘境,5年累計實現凈利潤228億元,凈資產收益率、全員工效均位居我國煤炭上市公司第一位。

“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坐在地面采煤”,煤炭人的這一夢想在陜西煤業正變為現實。與一個又一個奇跡揮別,把一個又一個希望播撒在田野。陜西煤業將再次搭乘改革開放的快車,從煤炭資源開發商向清潔能源服務商轉變,從三秦大地走向世界!

2016年,凈利潤27.55億元;2017年,凈利潤104.49億元;2018年,凈利潤109.93億元。

陜西煤業2014年上市后,快速跳出“挖煤賠本,賣煤折價”的窘境,5年累計實現凈利潤228億元,凈資產收益率、全員工效均位居我國煤炭上市公司第一位。

賺錢不忘回報。陜西煤業堅持現金分紅,上市5年累計向股東分紅84.8億元(含2018年度擬現金分紅32億元,待股東大會批準后實施),占公司凈利潤的平均比例達37%。今年3月,完成了回購公司股份3.05億股,付出現金25.03億元。

責任與擔當,收獲與分享,為陜西煤業贏得了資本市場的青睞。公司先后被納入MSCI指數、滬深300指數、中證100指數。近半年來,通過滬港通買入公司股票的境外資金源源不斷,目前持有公司股份市值超過30億元。

“壯士斷腕”調結構

通過2015年和2016年的兩次資產重組,陜西煤業在全行業率先進行了“壯士斷腕”式的改革,公司留下的幾乎都是優質資源,而且95%以上的產能集中到彬黃、陜北礦區。

資源型企業的發展一定離不開資源。資源的好壞,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企業的未來。

“我們的煤炭資源儲量豐富、品質優異,是國內許多同行所不具備的,這也是公司業績持續增長的一個關鍵。”陜西煤業董事長閔龍開門見山地說。

截至2018年底,按照中國礦業統計標準,陜西煤業擁有煤炭地質儲量161億噸,可采儲量98億噸。其中,97%以上的煤炭資源位于陜北、彬黃等優質煤產區,呈現一高三低(高發熱量、低硫、低磷、低灰)的特點,平均熱值5500大卡/千克以上,屬于國家重點發展的煤炭資源。

“品質好屬于天生,是大自然給予的。”閔龍非常坦誠,言語實在,“市場上的一些動力煤平均熱值只有4500大卡/千克,而且污染環境的硫、磷等含量過高。像電廠這樣的大企業肯定喜歡用我們的煤,因為發同樣的電,用陜煤的只需其他煤數量的一半,污染排放還很少。”

但好資源不等于好效益,尤其是資源良莠混雜時,金子也難發光。

2014年1月28日,陜西煤業上市。上市當年就迎來煤炭市場的寒冬,2014年凈利潤同比下滑55.15%,2015年,更是虧損23.5億元。

“如果不在困境中奮起,就必然在寒冬里倒下。”在員工大會上,公司管理層發出了振聾發聵的聲音。

陜西煤業在全行業率先發起了一輪“壯士斷腕”式的改革,關閉資源枯竭、安全環保指標差、競爭力弱的礦井,擴大優質煤炭資源。

改革得到了公司控股股東陜煤集團的力挺。

2015年,陜西煤業進行資產重組,向陜煤集團轉讓白水煤礦、徐家溝煤礦、鴨口煤礦的全部股權,以及所持王石凹礦、王斜礦相關資產。

2016年,陜西煤業再次資產重組,向陜煤集團轉讓渭北礦區蒲白礦業、澄合礦業、韓城礦業全部股權以及銅川礦業所持金華山煤礦和東坡煤礦等資產。同時,收購陜煤集團所持文家坡礦業51%股權。

“被關閉和賣出的,都是虧損嚴重的老礦井。”閔龍說,留下和買進來的,全是資源賦存條件好,開采成本低的優質礦井。

兩年兩次資產重組,陜西煤業剝離產能合計1615萬噸,占公司總產能的12%。留下的幾乎都是優質資源,而且95%以上的產能集中到彬黃、陜北礦區。

2016年,陜西煤業一舉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27.55億元,不僅打贏了生存保衛戰,還率先走出了行業困境。

隨后,陜西煤業啟動了為期3年的治虧創效攻堅戰,在陜北、彬黃礦區新增3個優質產能項目,新核準產能3300萬噸,使優質煤炭占比達到95%,從根本上優化能源結構。

2017年,陜西煤業凈利潤再上新臺階,達到104.49億元,同比增長3倍多。2018年,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公司凈利潤繼續保持增長,實現109.93億元。

想方設法降成本

陜西煤業每天都在算、都在想,怎么做才能把成本降到最低,效益做到最大。閔龍認為,“同樣的品質,只有成本比別人低,你才能活得下去,而且活得滋潤。”

效益是企業永恒的主題,而關乎效益最直接的因素就是成本。

“和競爭對手比,陜西煤業的成本最低。”閔龍非常自信,“陜西煤業煤生產成本僅196.46元/噸,處于煤炭行業上市公司最低水平。”

陜西煤業每天都在算、都在想,怎么做才能把成本降到最低,效益做到最大。

全面預算管理是公司控制成本的一個法寶。預算指標被分解到每一個崗位,每一位人員。打開一張全面預算管理實施圖,可以清晰地看到每天、每個月的成本、利潤、產能變化。

“考核越來越精確,各項指標越來越高效。”閔龍告訴記者,在全面預算管理中,公司實現事前規劃、事中控制、事后考核的全過程閉環管控,有效發揮全面預算的“指揮棒”作用,促進企業效益最大化。

提高工效是公司降成本的另一法寶。通過智慧礦井建設、保水開采新工藝、無人值守技術應用等舉措,不斷提高礦井的生產效率和煤炭資源回收率。

陜西煤業黃陵礦業建成了全國首個智能化無人開采工作面,設備開機率提升至100%,創造了單班連續開采5刀的紀錄,工效達247.97噸/工,一年累計生產煤炭560萬噸,最高月產50.5萬噸。生產效率大幅提升,每年可節約人工成本700多萬元。

該智能化無人開采項目還在行業內首次全部采用了國產成套裝備,購置價格約為進口產品的65%,一個智能化工作面可節約5000萬元左右。

陜西煤業現有生產礦井19對,平均產能666萬噸,其中千萬噸以上礦井4對,500萬噸至1000萬噸礦井8 對。公司人均煤炭年產量3695噸,超過全國先進產能全員功效2000噸/年的標準。員工人數由6萬人下降到2萬多人,人員成本大幅下降,人員工效躍居煤炭行業的首位。

憑著出色的管理,陜西煤業下屬的黃陵礦業、神南礦業先后獲得我國工業領域最高獎項——中國工業大獎。

在市場競爭愈演愈烈的今天,閔龍認為,要用優質低價的產品倒逼市場,實現“良幣”驅逐“劣幣”,“同樣的品質,只有成本比別人低,你才能活得下去,而且活得滋潤。”

最近,一個利好公司的消息傳來,今年下半年,“蒙西-華中”鐵路將正式開通。屆時,陜西煤業通過蒙華鐵路外售煤炭至少可以降低運輸成本100元/噸,公司售煤毛利將大幅提高。

放眼全國換產能

陜西煤業的產能優勢這幾年越來越明顯。公司積極利用產能置換的政策,除主動關閉省內的落后礦井、置換一些指標外,還把目光投向全國,和重慶市的合作就是一個典范。

隨著供給側改革的不斷深入,產能對煤炭企業越來越珍貴。

“當煤炭市場好的時候,如果沒有產能,效益就無法提高。”閔龍說,在同行中,陜西煤業的產能優勢這幾年越來越明顯。

2018年,陜西煤業煤炭產量1.08億噸,較上一年1.01億噸增加近700萬噸,增幅7%。公司所屬礦井中,95%以上產能均位于國家“十三五”重點發展的大型煤炭基地:神東基地、陜北基地、黃隴基地。其中,紅柳林礦、張家峁礦等7對礦井通過國家安監總局一級標準化驗收。

今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核準陜西煤業小保當礦項目變更,小保當一號產能由800萬噸提升至1500萬噸,小保當二號由800萬噸核增為1300萬噸。小保當礦地質儲量49億噸、可采儲量28億噸。

目前,陜西煤業主生產區陜北礦區共有紅柳林、張家峁、檸條塔和小保當一號、二號等5對千萬噸級礦井。

此外,陜西煤業參股34%、設計產能為500萬噸/年的袁家攤煤礦有望今年上半年獲得投產驗收。

“這些礦井的投產將使公司未來2至3年的產能增長30%左右。”閔龍笑瞇瞇地說。

但產能的增加來之不易。在國家嚴控煤炭新增產能的大背景下,陜西煤業積極利用產能置換的政策,除主動關閉省內的落后礦井、置換一些指標外,還把目光投向全國。

和重慶市的合作就是一個典范。

2017年,重慶市兩次將關閉退出的產能,無償置換給陜煤用于項目核準。1031.9萬噸/年的新增產能指標,用于公司小保當煤礦重點項目建設。

作為條件,陜煤在重慶市設立了煤炭儲運基地,建立了常態儲備機制,并承諾逐步遞增陜煤入渝總量,到2020年突破1000萬噸,以及堅持入渝煤炭價格同時不高于長協價和市場價的“兩個不高于”原則。

數據顯示,2018年,陜煤入渝849萬噸,占到重慶電煤份額三分之一;到2020年陜煤入渝資源預計突破1000萬噸,占重慶電煤份額40%以上,占外購電煤的55%。陜煤入渝合作相當于重慶在陜西開設了一座特大型煤礦。

為了加快優質產能釋放,陜西煤業小保當一號礦、袁大灘礦如期完成基本建設,進入試生產階段。小保當礦配套快速裝車系統和鐵運環線裝車站,能夠實現坑口煤炭直接裝入火車車皮中。

“所配套的靖神鐵路是蒙華鐵路的重要支線,預計2019年10月與蒙華鐵路同時建成。”閔龍說,未來陜北礦區運輸瓶頸將被打破,鐵運能力將得到有效保障。

科技創新增效益

“智慧化礦山、瓦斯零排放等一系列科學技術的探索、實踐、推廣、應用,逐步把礦工從艱苦危險的作業環境中解放出來。

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也是企業發展的永續動能。

“插上科技創新的翅膀,傳統產業一樣可以創造新業績,煥發新活力。”在陜西煤業的“改革經”里,科技是最大的驅動力。

陜西煤業以“四化”建設為主線,以煤企健康發展為中心,打造“無人化礦井、智慧化礦區、一流企業”。2018年,公司科技投入9.3億元,擁有國家級科研機構4個,省部級科研機構3個。取得了智能化無人開采、無煤柱開采等一大批國際領先的技術成果。

“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坐在地面采煤”,煤炭人的這一夢想在陜西煤業正變為現實。礦井技術人員坐在地面監控室里,通過監控中心的操作平臺,遠程控制采煤機的行進方向、速度,左右搖臂高度,并實時調整割煤狀態。在自動運行模式下,機器會根據存儲數據自動割煤。

該項技術工藝避開了“煤巖識別”等世界性難題,率先確立了基于可視化的遠程干預型智能化無人綜采技術路線,提出了國內智能化無人開采技術全新概念,引領煤炭生產方式變革,為煤礦安全生產創造了條件。

更重要的是保證了安全生產,讓員工遠離傷害。“煤礦企業,效益再好,如果沒有安全,都等于零。”從基層一步步上來的閔龍視安全如泰山,大部分精力都在抓安全生產,并把科技創新運用到安全管理中。

智慧化礦山、瓦斯零排放等一系列科學技術的探索、實踐、推廣、應用,逐步把礦工從艱苦危險的作業環境中解放出來。

截至目前,陜西煤業已順利完成4個智能化工作面生產任務,實現了從薄煤層、中厚煤層到厚煤層的智能化開采全覆蓋。“大采高智能化綜采技術”已達到國際領先水平。110、N00采煤工法,實現了我國第三次礦業技術變革,填補了國內厚煤層“110工法”開采技術應用的空白。

在煤炭交易環節,陜西煤業把“信息”和“智能”作為新的營銷要素,鑲嵌到營銷全流程管理當中,推動信息化、智能化與主營業務融合發展。

公司所屬陜西煤炭交易中心是服務西部地區煤炭等大宗商品的省屬第三方平臺企業。截至目前,累計實現煤炭網上交易量10.7億噸,企業會員超3000家,成為我國網上交易量與實物交割量最大的煤炭現貨交易市場之一,競價交易實現價格增收11.44億元。

2018年12月,由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中國煤炭運銷協會和重慶市經信委共同指導,陜西煤炭交易中心負責編制的“中國煤炭價格指數—長江中上游(重慶)動力煤價格指數”正式發布,填補了長江上游區域煤炭市場指數的空白。

與一個又一個奇跡揮別,把一個又一個希望播撒在田野。陜西煤業將再次搭乘改革開放的快車,從煤炭資源開發商向清潔能源服務商轉變,從三秦大地走向世界!(本報記者 劉向紅

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